<listing id="ncrho"></listing>
  • <dd id="ncrho"><track id="ncrho"><noframes id="ncrho"></noframes></track></dd>
  • <tbody id="ncrho"><noscript id="ncrho"></noscript></tbody>
    1. <em id="ncrho"></em>

      <rp id="ncrho"></rp>

          <tbody id="ncrho"><pre id="ncrho"></pre></tbody>
        1.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http://www.deanrees.com/!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羅星”

          辛瑜 37848萬字 361人讀過 連載

          “羅星”??大奶妹【dnm1314.top】??“因為它代表著真理,羅星代表著正確?!痹S七安說。 “是?!痹S新年嘆息:羅星“不止院長,其實書院歷代大儒、先生,都在和這塊碑文較勁,可沒人能成功。亞圣的思想,豈是等閑之人可以駁斥?!?“那邊上那塊空白的碑”許七安心里有了猜測。 “是院長立在那里的,但十幾年來,他從未上面落筆?!痹S新年指著空白石碑邊的桌案,說道: “后來有學子和大儒們嘗試在石碑上題字,與程亞圣的碑文抗衡,只是第二天都會被擦去。不過桌上的筆和硯臺倒是留了下來,或許是院長也抱著一絲期待吧?!?“正因如此,每當學子們突發奇想,自我感覺優秀時,就會來這里題字??上г洪L期待的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我曾經以為我可以,也在石碑上題過字”說到這里,許新年沒有繼續,顯然是不打算把曾經的年少輕狂告訴堂兄,免得再社會性死亡一次。 仗義死節報君恩,流芳百世萬古名許七安面對碑文,沉默了片刻,沉聲道: “辭舊,大哥問你,君王重,還是天下蒼生重?!?許新年毫不猶豫:“自然是天下蒼生?!?許七安再問:“那你讀書,是為什么?” 許新年下意識道:“忠君報國” 說完,他自己愣住了。 許七安毫不在意,繼續問:“名垂青史,真的是讀書人的畢生追求嗎?” 許新年沒有回答,他的沉默說明了一切。 云鹿書院兩位大儒為了蹭詩的所作所為,也說明了一切。 許七安幽幽嘆息。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憑什么? 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憑什么? 這狗屎般的社會不能多點人權?許七安笑道:“我非讀書人,但也想寫些什么,辭舊,替我研磨?!?許新年皺了皺眉。 許七安道:“反正筆墨擺在這里,不就是讓人寫的嗎,如果大哥寫的不好,明日自然會有人擦掉?!?許新年聽完,便去磨墨。俄頃,他持筆站在碑前,問:“大哥想寫什么?” “這次我要自己寫?!痹S七安劈頭奪過筆,凝視著空白的石碑。 腦海里忽然浮現今早吃早食的攤主的那張臉,明明肉疼的要死,卻不敢要銀子??蓱z的像只狗。 大奉王朝的胥吏問題積弊已久,滿殿衣冠禽獸一口一個忠君愛國,卻從未對底層的百姓垂下憐憫的目光。 他想到了周立當街縱馬時,囂張跋扈的姿態。想到了京城中衙內橫行無忌的記載。 超凡武力的存在,讓封建王朝的弊病展現的愈發淋漓盡致;也讓底層百姓連揭竿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他上輩子至少還知道幾起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但在這個世界,農民的起義連成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迅速撲滅。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重重吐息,提筆書寫: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寫完,許七安只覺神清氣爽,一吐胸中郁氣,把筆一拋,大聲說:“辭舊,這才是讀書人該做的事?!?轟??! 許辭舊的腦海里,仿佛一道雷霆劈下,劈開了混沌的靈識,劈開了靈魂的枷鎖。 他呆呆的望著堂哥,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許二郎似乎看到堂哥頭頂濃郁紫氣一閃而逝。 咔擦! 邊上那塊石碑忽然發出崩裂的聲響,一道貫穿上下的巨大裂縫出現。 兄弟倆吃了一驚,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整個亞圣學宮震顫起來,穹頂“簌簌”掉灰,燭臺傾倒。 亞圣雕塑沖起一股清氣,綻破山頂白云,數十里外皆見異象。 許七安懵了,臉色極其難看:“怎么回事?好好像惹禍了?!?“惹什么禍,惹什么禍?”許新年情緒激動,大聲說:“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們從沒有來過亞圣學宮?!?說完,抱著腦袋就奪門而出,逃之夭夭。 “讀書人,你等等我?!痹S七安拔腿追了上去,心說關鍵時刻,還是讀書人應變能力強。 PS:書里的理學是我基于“程朱理學”發散、魔改出的學術流派,與現實中的理學大相徑庭,別較真。 這屬于現實取材,再自己魔改,畢竟你讓我生搬硬造一個學術流派嗯,我有這么吊,還寫什么? 之所以解釋,主要是“程朱理學”褒貶兩極化,容易引來不必要的口水戰,所以我得聲明一下。 求推薦啦,小可愛們。 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 兄弟倆跑出亞圣學宮,沒敢走大路,從院子側邊的小路拐進山林,跑了很久才停下來。 許七安氣息平穩,許新年扶著一株松樹,氣喘吁吁,因為劇烈運動,白皙的臉蛋涌起一抹動人心魄的潮紅。 “我們現在怎么辦?”許七安打算請教一下“做事有章法”的小老弟,并試探道: “我剛才算不算是為學院破開了一個千古難題?” 他沒料到自己的那句口嗨會造成如此可怕的異象,也不清楚會產生怎樣的后續,所以很從心的跟著許二郎逃跑了。 許新年喘著氣,一邊平復心跳,一邊傲嬌的“呵”一聲:“頂多是兩百年的難題?!?許七安摘下水囊,遞過去。 許二郎接過喝了一口,繼續說:“如果是初入學院的我,會建議你留在原地,等著接受學院師生的膜拜和感激?!?“但現在的我,只想帶你趕緊離開?!彼阉覓伝靥酶?,等了一下,見他臉色如常,沒有疑惑。 有些失望和欣賞。 欣賞,當然是因為堂哥很有腦子,與父親那種粗坯不同。這讓自視甚高的許新年由衷的欣慰。 失望,則是不能在堂哥面前人前顯圣,制造智商上的優越感。 是的,哪怕堂哥多次作出令人驚嘆的詩詞,哪怕堂哥剛才在石碑上寫出這般劈山開地般的句子許新年依舊覺得自己的智商是更高一籌的。 沒這份心態,做不出“天不生我許新年,大奉萬古如長夜” 兄弟倆快速在林子里穿梭,悄咪咪的摸向馬廄方向。 不辭而別是此刻最佳的選擇。 許七安留在現場,迎接他的或許是云鹿書院的感恩戴德,甚至奉為大儒雖然不太可能。 這是好的一面。 壞的一面也很明顯,云鹿書院與國子監是道統之爭,許七安接受云鹿書院感恩戴德的同時,必定招來國子監出身的讀書人的敵視。 滿朝朱紫貴,都是國子監。 一個稅銀案就遺禍無窮了,而這比一百個稅銀案還危險、麻煩。 辭舊與我想法不謀而合許七安呵呵道:“辭舊,你是真的狗?!?很好,二郎不是迂腐的讀書人,這或許是他精讀兵法的緣故。 “粗坯?!痹S新年反唇相譏,接著說道:“只要我們離開,事后,相信書院不會肆意宣揚,會替我們保密?!?他不再說話,一邊趕路,一邊凝眸沉思,顯得沉默寡言。 圣人學宮外的大坪。 穿麻衣,頭發花白的趙守,忽然做了個令人意外的動作,他驀然轉身,凝望學院后方。 稍后幾秒,三位大儒做出了同樣動作,臉色凝重的眺望。 長公主心里困惑,下意識的順著他們的目光扭頭,晴空朗朗,什么都沒有。 但在下一瞬間,一道肉眼可見的清氣沖天而起,貫穿了云霄。浮在清云山的厚重白云,在眾目睽睽中崩散。 趙守率先消失,三位大儒隨后展現言出法隨的神異,將自身三尺挪移到書院后方。 長公主柳眉輕蹙,提著裙擺,疾步急促又不失儀態的跟上。 她身段高挑,曲線曼妙,疾走時的風韻不可描述,只可意會。 亞圣學宮,燭臺傾倒,蠟油綿密流淌。 空曠的大殿中,清氣如春風蕩漾,凸顯出趙守的身影,他迅速掃過大殿每一寸角落,而后目光聚焦在裂開的程氏亞圣的碑文。 這院長古井般的瞳孔里掀起了狂濤駭浪,同時迅速分析出那股沖天清氣的緣由。 鎮壓學宮的碑文崩裂,云鹿書院內蘊的浩然之氣掙脫了束縛,充盈自溢,才造成了剛才的景象。 問題是,程氏亞圣的碑文怎么可能平白無故的崩裂? 很快,趙院長明白了,他的目光被當初自己立在殿內的石碑吸引,他看著碑文上的內容,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淡化,在消失,唯有那一行丑陋的字體深深烙印在瞳孔里。 烙印在心里。 成為此刻世界的唯一。 令人如沐春風的清氣蕩漾中,三位大儒的身影顯化,他們下意識的掃視整個大殿。 看到崩裂的程氏亞圣石碑時,瞳孔不自覺的收縮。 好端端的,石碑怎么會裂不,這是好事,意味著鎮壓云鹿書院氣運的封印產生了動搖李慕白心里想著,忽然發現院長的狀態不對。 是一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失魂般的狀態。 石碑竟然裂了,在亞圣不出的年代,居然有人能撼動程氏石碑張慎和陳泰相視一眼,從各自的眼里看到了震驚與疑惑。 緊接著,他們與李慕白一樣,發現了趙院長的異常。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天平”張慎喃喃道。 他完全被這句話里蘊含的氣魄、風骨、志向所震撼,渾身雞皮疙瘩暴凸的東西,胸腔里的熱血仿佛也沸騰了。 “這才是一個讀書人,真正該做的事?!标愄┳炱ぷ宇澏叮骸盀楣?,當為民,為國,為天下蒼生,不該為一姓之家,為少數幾人?!?這位被譽為有治國大才的大儒,這一刻渾身不受控制的發抖,聲音嘶?。骸磅囗?,醍醐灌頂啊” 李慕白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這是誰寫的?” 三人同時望向院長趙守,院長閉關十幾年,為了推翻程氏的理學,嘔心瀝血。當世如果有人能開創新的學術流派,非他莫屬。 但院長剛才與他們一起,而且,院長此時的態度已說明了一切。 回應他們的是沉默,許久之后,趙守低聲道:“你們先出去,有什么話,事后再議?!?他接著說:“君子緘默?!?三位大儒躬身作揖,并肩離開。 殿門關閉,四周寂靜,趙守沉默的站在碑前,背后是鏤空的門窗,陽光斑駁灑入。 很久之后,他正了正衣冠,朝著碑文行弟子大禮:“朝聞道,夕死可矣?!?長公主提著裙擺,終于趕到亞圣學宮之外,卻發現學宮十丈之內,被一道宛如倒扣的碗般的氣罩包裹,隔絕內外。 她沒有急,沉靜的站在學宮外的臺階下,像一朵靜謐盛放的鮮花。 俄頃,三位大儒并肩出來,臉色沉凝,但分辨不出是好是壞。 “三位先生,可否告之?”長公主目光遙望學宮。 “公主莫問了?!标愄┳饕?,“此事,我等暫時也摸不著頭緒?!?長公主笑了笑,難掩貴氣的臉蛋一如既往的平靜。 告別三位大儒,她獨自往雅閣方向行去,山風里,羅裳裙帶飄飛,仿佛是山中的精靈,下凡游玩的仙子。 兩列披甲持銳的士卒依舊守在雅閣外,宛如一尊尊沉默的雕塑。 這支二十四人的金吾衛是她的護衛隊,山下還有一支由七名打更人組成的隊伍。 只是書院對魏淵極為厭惡,不允許打更人上山。 長公主帶著護衛隊下山,找到侯在官道邊的七名打更人,嗓音清麗:“云鹿書院清氣沖天,亞圣學宮被封禁,將此事稟告給魏公,讓他盯緊書院,查明此事?!?“是!”打更人抱拳。 長公主繼續說:“替本宮查一個人,長樂縣衙快手許七安?!?“遵命?!?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 觀星樓,八卦臺。 白衣、白發、白胡子的監正坐在案前,手里捻著一杯酒,無聲的眺望京城西北方向。 左邊還有一張桌案,案上擺滿了美味佳肴,案前坐著鵝蛋臉大眼睛,五官精致,甜美暗藏的褚采薇。 她一邊吃東西,一邊喋喋不休的說話:“師父,我什么時候能踏入六品,成為煉金術師啊?!?監正笑著回答:“你什么時候不顧著吃,肯安心修行,時機就到了?!?褚采薇為難道:“那這輩子都不太可能了呀?!?她咽下食物,繼續叨叨:“對了,那假銀很容易燃燒,且丟水里就爆炸,根本無法保存嘛。這樣不好向皇帝交差?!?監正大人輕聲道:“皇帝老兒吃飽了撐著,讓他滾犢子就是?!?褚采薇吐了吐小舌尖:“徒兒可不敢說這話,您自己去?!?監正笑容和藹。 “師父,四師兄都快魔怔了,您也不管管。沒事總往城外跑,說什么煉金術奧義的大門已經朝他敞開了?!?“” “師父,我覺得許七安這個小快手挺不錯,咱就不能把他收到司天監?哦,您不知道他是誰,就是破了稅銀案那人” “師父,什么是嫁接啊?!?監正嘆了口氣:“采薇啊?!?“師父你說?!?“吃東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嗎?!?“哦?!?幾秒后 “師父,你怎么老是往那邊看?!?“采薇啊,師父有些遺憾?!?“師父怎么就不會儒家的禁言術呢?!?“嘻嘻”褚采薇臉上得意的表情剛浮現,忽然發現案上的食物在剎那間腐敗,散發出難聞的餿味。 她小嘴一癟,要哭的表情,心疼的無法呼吸:“師父,我錯了。你快變回來?!?監正依舊眺望西北方向,笑呵呵的說:“師父就再教你一個道理,在煉金術的領域里,絕大部分轉換都是不可逆的?!?褚采薇一邊抹眼淚,一邊哭唧唧的走人,“我再也不來陪你這個糟老頭子了?!?竹林邊的雅閣,院長趙守沉聲道:“此地三十丈內禁止靠近?!?說話的同時,他揮了揮袖子,清氣膨脹,將雅閣方圓三十丈籠罩。 做完這些,他回身,看著被召集過來的三位大儒。 李慕白手里捧著茶杯,臉色嚴肅,“詢問過了,當時并沒有學生在亞圣學宮附近,也沒無法得知有誰進入其中。 “石碑上的字跡,不屬于書院任何一位學子。能寫出這么丑的字,我不認為是我們學院教出來的?!?說到這里,李慕白有些心虛,倘若不是學院的學子,今天又在學院內的,除了那個便宜弟子,還有誰? “篤篤” 這時候,張慎敲了敲桌面,這位大儒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面無表情的反駁摯友: “字跡是可以偽裝的,丑陋的字更是如此?!?陳泰忽然問道:“那么,偽裝字跡的理由是什么?那塊碑豎在那里十幾年了,學院里的師生都嘗試過,都樂意當這個英雄。沒理由偽裝字跡。 “而且,當時許辭舊和許寧宴兄弟倆恰好在游山?!?三位大儒討論完,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李慕白喝了口杯里的茶水,喟嘆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慚愧啊,我這些年早已斷了仕途的念頭,一心只想流芳百世,在青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純靖兄高風亮節?!睆埳髫Q起大拇指,表揚一番,接著說:“勸學詩就交給我來指導吧?!?李慕白當即改口:“為國為民,與名垂青史也不矛盾?!?院長趙守一愣,凝視著李慕白,眼中清光閃爍,詫異道:“你快立命了?!” “?。?!”陳泰和張慎一震。 李慕白笑著撫須:“剎那頓悟,豁然開朗?!?其他兩位大儒瞬間就酸了。 被院長趙守點破后,兩人頓時察覺出李慕白氣息出現的微妙變化。 三品立命境,是一個尋找人生目標的境界,有人讀書是為功名,有人為利祿,有人為福澤后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 院長趙守的道,是為儒家開創新的流派,為天下千千萬的讀書人,打破思想的禁錮,找出一條新的道路。 所以,他一日達不成這個目標,一日無法突破到二品境。 其他人沒有問李慕白的人生目標,因為這時候的他,自身也處在一個朦朧的狀態里。 張慎和陳泰對視一眼,心里暗暗決定,今日后在亞圣學宮閉關悟道,不出來了。 “至今日起,亞圣學宮禁止學子入內?!壁w守內蘊神華的雙眼,掃過在場的大儒,道:“這件事,不準外傳。我要對你們三人立言?!?三位大儒互看彼此,微微頷首。 趙守氣沉丹田,力聚舌尖:“君子當三緘其口?!?兩騎飛快馳騁,臨近京城時,兄弟倆放慢速度,讓馬匹小跑著趕路。 他們租的是劣馬,只比駑馬好一點,優點是便宜,缺點就是體力不行。 無法保持長時間的高速奔跑。 跑死了,還得賠十幾兩銀子。兄弟倆都是對自己錢包很有逼數的人。 許新年吐出一口濁氣,終于問出心里的疑惑:“大哥是否該解釋一下?!?他指的是那段驚世駭俗的格言。 “你想要我解釋什么?”許七安反問。 “大哥只是啟蒙而已,如何說出那般驚天地泣鬼神的話?”許新年驕傲的抬起下巴: “那是讀書人才能說的話?!?瞧把你得意的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是吧老子好歹是九年義務教育兼警校畢業而且還是資深鍵盤俠,深受鍵盤文化熏陶,什么都懂一點真比拼知識儲量,你們這些讀書人在我面前只能算弟弟! 許七安很想把這個槽給吐出來。 他沉吟片刻,換了個說法:“辭舊也覺得,當下儒家的思想有些問題,可當我問你,讀書人該做什么時,你的回答依舊是符合時代的標準回復?!?這一句,讓許新年陷入了沉思。 “這是思想的局限性,你們讀書人受著某種思想的熏陶,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它的形狀。即使意識到不對,也很難掙脫出來?!痹S七安侃侃而談: “咱們可以換個說法:思想禁錮?!?“思想禁錮”許辭舊喃喃的重復這四個字。 “云鹿書院的院長同樣被思想禁錮著,被程氏的學術影響著,他想要突破,想要找到新的流派,但他自己身在旋渦,又如何帶領天下讀書人脫離旋渦呢?” “真正能做到的,只有身在旋渦之外的人。 “可能正是因為大哥我沒有讀過多少書,才能劍走偏鋒,才能標新立異,才能不受程氏理學的禁錮?!?當然,我也有思想禁錮,來自21世紀的思想禁錮,只不過沒有人給我當頭棒喝而已許七安在心里說。 思想禁錮這東西,說白了就是三觀,而三觀是時代造成的。你身在這個時代,受其熏陶,不會覺得這有什么問題。只有時間尺度達到一定距離,才能高屋建瓴,發現問題。 許辭舊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他開始了思考,開始了格物,過了一炷香時間,他神采奕奕的看著許七安: “大哥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大哥真厲害。 悟性很強大許七安心里做出評價,表面不當一回事,反而露出嘲笑神色: “可惜啊,你沒有繼承我許家的優良基因,你繼承的是李家的?!?大哥真討厭許辭舊忽然不想和他說話了。 這話讓娘聽了去,又要氣的拍桌子罵:這小混球就是跟老娘八字相沖。 PS:哀悼一下疫情中不幸去世的烈士和同胞,本來今天想斷更一天,以表傷感,想想還是算了。銘記于心就行了。 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 返回京城,把馬匹還給馬行,收回押金后,許七安走出鋪子的大門,說道: “辭舊你先回去,我還有事?!?許新年點點頭,沒有多問,獨自沿著長街往家的方向離開。 許七安在街邊買了份桂花糕,邊走邊吃,不多時,抵達了一家首飾鋪: 寶器軒! 寶器軒的老板是位秀才,其實讀書人做生意的情況非常普遍,尤其是那些豪門貴胄,光靠收田租,是無法支撐一個大家族糜爛的生活開支的。 京城里的大商鋪、青樓等賺錢行業,背后都有貴族的身影。 “大奉商業明明空前發達,偏偏沉重賦稅卻壓在農民身上我有理由懷疑這是門閥貴族們在搞事情?!?“種田能種出多少銀子,想要富,肯定得從商人身上薅羊毛啊?!?“想要讓百姓過的更好,讓大奉國庫更富有,就一定要改革,但朝堂之上袞袞諸公,哪里輪得到我這個小小胥吏說話。嗯,訂個小目標,先把二郎培養成大奉首輔” 想到將來傲嬌的小老弟將來位極人臣的模樣,許七安嘴角不由自主的翹了翹。 許七安踏入鋪子,目光掠過柜臺,一件件擺在紅絲綢上的首飾映入眼中。 釵、鈿、笄、簪、步搖、華勝眼花繚亂。 其中以金質的最貴,玉質的得看種類,貴的勝過黃金,便宜的則與銀質差不多。 許七安摸了摸自己兜里的三錢銀子,心里嘀咕,這點錢根本買不到什么珍貴首飾啊。 他正感慨著缺錢,腳下踩到了硬疙瘩,很自然的就撿起來,面不改色的揣兜里。 可能是太順其自然了,沒有人因此留意他。 “一錢銀子沒卵用啊,一錢金子還差不多?!?他有種前世逛奢侈品店的感覺,反正都是買不起,唯一不同是現在的店家很矜持,沒有前世的服務員那么討厭,恨不得黏著你,讓你立刻消費。 “店家,你們這里有折扣嗎?”許七安敲了敲柜臺。 店家是位蓄山羊胡子的老人,一身書生打扮,聞言并不驚訝。 店家指著掛在墻上的簽,笑瞇瞇道:“客觀要是能解開字謎,店里的玩意兒可以折半于你?!?這個規矩是寶器軒的特色。 猜字謎打半折有趣許七安走到木簽前,掃了眼上面的字謎:云破月來花弄影! 憑借豐厚的知識儲量和邏輯推理能力,他很快解出了字謎。 “有些首飾光重量就好幾錢了,再加上人工費” 許七安估算了一下,發現就算打半折,他依舊買不起太好的首飾。 但他很快就有了辦法。 能來寶器軒買首飾的女子,家境都殷實的很,且讀過幾年書,至少不是目不識丁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都有個毛?。喊胪八.旐?。 覺得自己是文化人,喜歡附庸風雅,因此,對于寶器軒的小把戲尤為沉迷。 同樣價位的首飾,她們喜歡來寶器軒買,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解一解字謎。 解開字謎的話,店家會在木簽下方刻上正確的謎題,然后連帶首飾一起贈給客人。 沒解開倒也罷了,一旦給她們解開一兩個字謎,就可以與閨中密友吹牛皮了。 這是許七安聽了旁側兩名妙齡女子的談論,分析出的店家套路。 不愧是秀才開的鋪子,懂的如何吸引高端客戶群體。 “玉姐姐,這里的字謎我沒一個能解的,好難呀?!?“妹妹說的是,店家是有功名的秀才老爺,出的題自然難,等閑讀書人都未必能解開呢?!?“玉姐姐,我家郎君也是這么說,我要是能解開字謎,拿走木簽,定讓郎君刮目相看?!?“癡人說夢?!?“哎呀,你討厭” 兩位良家小娘子,朝著木簽愁眉苦臉了好一陣子,嘟嘟嚷嚷的碎碎念。 她們穿衣打扮都頗為精致,想來家境都是極好的,也受過一定的教育,不然不會嘗試解字謎。 “兩位娘子?!?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旁側響起。 兩位容貌秀麗的小娘子警惕的轉頭,看見面孔俊朗,身材昂藏的許七安后,警惕之色稍稍降低,但沒有說話。 大奉王朝的風氣相對自由,但大街上與陌生男子攀談,依舊是很失禮的行為。 許七安不在意,開門見山的道出心意:“在下可以為兩位娘子解字謎,但省下來的銀子兩位娘子得分我一半,省下來五錢銀子,你得分我兩錢半。省下來四錢銀子,你得分我兩錢?!?聽見許七安的提議,店家詫異的抬頭,認真審視了他片刻,嗤笑一聲,不再搭理。 這人雖然穿著書生袍子,但只要仔細觀察,看體格和膚色,就知道是打腫臉沖胖子的貨色。 你見過哪家的書生體壯如牛,皮膚是小麥色的? 那儒衫根本不合身。 對于許七安的提議,年紀稍小的女子,眼睛亮晶晶的,頗為意動。 年紀稍大些的,更端莊矜持,也更謹慎疏遠,淡淡道:“公子自便,若是真解開了字謎,奴家也不會賴賬就是?!?距離感極強。 “兩位娘子選一個?!痹S七安笑道。 年紀稍大的女子有些猶豫,年紀稍小些的,躍躍欲試,見身邊的姐姐沒有反對,便指著其中一塊木簽:“云破月來花弄影?!?嗓音軟濡。 許七安當即道:“能者多勞的“能”?!?兩名小娘子下意識的扭頭看向店家,店家瞠目結舌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當下,那位年紀小的娘子便買下了一枚金釵,喜滋滋的拽在手里??丛S七安的眼睛,變的亮晶晶的。 她收好木簽后,眼睛一轉,語氣熟絡了幾分,道:“公子還能繼續為奴家解字謎嗎?!?“蓮兒”被稱為玉姐姐的女子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玉姐姐,咱們兩個一起來的,我有,你沒有,那多不好?!闭f完,叫蓮兒的良家期待的看著許七安。 求之不得許七安露出暖男的笑容:“沒問題,娘子再選一個?!?“東雀東南飛?!彼钢粔K木簽。 “孫!”許七安道。 “”店家傻眼了。 “謝過公子” 兩位小娘挑了心儀的首飾,心滿意足的離開鋪子。 許七安耳力驚人,聽到那個叫蓮兒的女子說:“這位公子真有才華,且高大英俊,比我郎君要壯實多了?!?“莫說胡話?!蹦觊L的女子訓斥。 她似乎害怕被許七安聽見,上前來糾纏,拉扯著蓮兒迅速離去。 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 就這樣,許七安得了一兩四錢銀子,加上自己原本的三錢和撿來的一錢,總共二兩。 而許七安看中的金步搖,得十兩銀子。 他如法炮制的又幫了三位小娘子解字謎,總算湊足五兩銀子。 “應該夠買一支金步搖了,但我還得給嬸嬸買一個” “公子?”店家臉色蒼白的呼喚打斷了沉思的許七安。 許七安沉默看他。 “公子可否高抬貴手?” “店家這話就沒意思了,規矩是你定的?!?“公子想要什么直說吧?!?“我想買兩支金步搖,但只夠一支的銀子嗯,還是半價那種?!?“我,我送公子了?!钡昙乙а狼旋X。 “那多不好意思?!?“您以后別再來,老朽就感激不盡了?!?是不是玩不起?許七安心滿意足的懷揣著兩支金步搖走了。 真不是想白嫖,許某不是那樣的人,奈何店長過于客氣。 至于店長的感受,他不在乎,能開的起這樣的鋪子,二三十兩銀子固然肉疼,但也不算太大損失。 而且,既然玩這種套路,受益于套路,那也得做好碰到高手的心里準備。 沒道理只有你能賺別人錢,別人就不能薅你羊毛。 離開鋪子不久,他突然背后寒毛豎起,毛孔像是有細密的針扎入。 這讓他心臟加速跳動,腎上腺素分泌。 有人在跟蹤我在注視著我暗藏敵意許七安隱約有了明悟。 許七安不動聲色,假裝什么事情都沒發生,心里則在盤算。 是誰跟蹤我寶器軒?顯然不是,雖然店家看起來很想暴揍我一頓,但能讓我毛骨悚然的高手,絕對是有背景的,區區一個寶器軒,沒這樣的人才。 云鹿書院?也不對啊,云鹿書院的大儒們,爭著搶著要收我做座下吹簫童子。又怎么會對我隱含敵意。 是周府! 這個階段,如果有人對他抱著敵意,暗中監視,那絕對是周府。 許七安心里凜然,前世的經驗告訴他,一旦你被人跟蹤監視,那說明對方近期內就會出手,甚至是今晚。 “拜訪云鹿書院的打算是正確的,即使我和二叔身手都不弱,但家中女眷是累贅” 許七安臉色凝重,對付周府的計劃刻不容緩。 返回許府,許七安立刻從柜子里翻出司天監宋卿那里等價交換白嫖來的軍弩掛在腰上,護心鏡綁在胸口。 這才獲得了些許的安全感。 翻墻到主宅,在后院看到許鈴音在趕一群鵝,她插著腰,用力跺腳,嚇的小鵝驚慌失措,嘎嘎嘎的四處亂竄。 “大哥大哥,你看我威風嗎?!痹S鈴音瞅見大哥回來,愈發得意。 “哪來的鵝?”許七安愣了愣,今早離家時分明還沒有的。 “娘讓人買的,說自己家養”許鈴音歪了歪頭,嬌聲道:“我忘記后面的了?!?應該是自己家養比外面買要便宜許七安“哦”了一聲,說:“你小心點,別把鵝給踩死了。沒有大鵝嗎?” “大鵝在那邊,我去趕出來?!痹S鈴音自告奮勇的邁著小短腿鉆進花圃里。 幾秒后,小孩子殺豬般的叫聲傳出來了。 灌木叢劇烈晃動,許鈴音嗷嗷嗷的哭著逃出來,腳上拖著一只大白鵝,死死咬住她的小短腿。 她一臉馬上就要死掉的樣子,“大哥救命” 許七安袖手旁觀,笑出豬叫聲。 黃昏,許二叔散值回來,一身戎裝,腰懸長刀和軍弩,鷹顧狼視,與穿常服時的氣質截然不同。 爺仨來到書房,綠娥奉上熱茶后,乖巧的退走。 許辭舊道:“我與大哥已經打點妥當,明日就可以送娘和妹妹去書院,正好鈴音也要啟蒙了,父親請的先生水平不太行,教不了她,書院的先生就沒問題?!?鈴音聽到這個好消息,一定高興的哭出來許七安沒來由的就想到了前世送熱心腸小朋友一箱習題集的趣味笑話。 許二叔大喜過望,這無疑解決了他一樁心病,家中女眷能得到妥善安置,他才沒有后顧之憂。 “辭舊,多虧了你啊。爹就知道,讓你讀書是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事?!?許辭舊有些汗顏:“爹,是大哥的功勞,與我無關?!?“寧宴?”許二叔意外的看向侄兒。 聽完兒子的解釋,許二叔就惋惜的說:“寧宴啊,二叔這輩子做的最大錯事就是送你練武?!?許二叔現在已經相信侄兒是枚讀書種子。 我只是把上輩子學的知識有效利用而已許七安沉聲道:“有件事要告訴二叔,我剛回來時,被人跟蹤了。辭舊,你呢?” 父子倆表情一變。 許新年皺了皺眉:“就算被人跟蹤,我又如何得知?” 他只是個開竅境的書生。 許二叔站了起來,有些焦躁的來回踱步,沉聲道:“寧宴,今晚你留宿府里,我們叔侄倆住的近些,這樣好照應。 “另外,我晚些時候出門一趟,去御刀衛那里只會一聲,讓他們晚上加強附近的巡邏強度?!?許新年和許七安對視一眼,心情沉重。 吃飯時,許七安看了眼吃相優雅的妹妹許玲月,咳嗽一聲,吸引一家人的注意。 他從懷里摸出一只雕刻“寶器軒”三個字的紅木小盒,徐徐拉開匣子,這是一支做工精細的金步搖,簪首是雕工精美的花朵,鑲嵌珍珠,垂下一道道纖細的金質流蘇。 不看樣式,單是黃金的分量就讓一家人側目。 許玲月和嬸嬸直接看呆了,兩雙卡姿蘭大眼睛牢牢盯著金步搖。 金步搖這種首飾,因做工精細,材料貴重,向來被富貴人家的千金和婦人追捧,尋常女子戴不起這么好的首飾。 嬸嬸以前就有一支雕花金步搖,很是寶貝。 許七安一個單身狗,自然不會平白無故的買金步搖,家里就兩個女人適合戴,而嬸嬸作為一家主母 嬸嬸漂亮的臉蛋綻放出笑容,眼神轉為柔和:“還算你有點良心,拿來吧” 話音方落,許七安把金步搖放在許玲月的面前:“妹子,送你的!” 許玲月睜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寶器軒的首飾在這一片很出名,做工精細考究,極受附近有錢人家的姑娘、婦人喜愛。 “謝謝大哥?!彼妍惖哪橗嬄冻隽擞芍缘男θ?,眼睛彎彎的,像月牙兒。 嬸嬸嬌軀顫抖,高聳的胸脯一起一伏,紅著眼眶,發狠的質問許二叔: “說,你要侄兒還是要我?!?她和這個小混蛋勢不兩立。 許二叔狠狠瞪了眼侄兒,連忙給妻子夾菜:“消消氣,別跟這個臭小子一般見識?!?許七安感覺小腿給人踢了一腳,便抬頭看了眼身側的許新年。 許二郎自顧自的低頭吃飯。 s:昨晚做了個夢,我坐在天臺邊,底下一群讀者喊我:賣報的,快下來,我們答應給你推薦票了。 ¬¬ 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 嬸嬸生氣了,美艷的臉龐如罩寒霜,哄不好的那種。 許二叔頭皮發麻,抱怨道:“寧宴,你有銀子補貼家用多好,犯得著買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他打算通過diss侄兒,在妻子那里找回認同感,消弭她的怒氣。 許玲月淡淡道:“家里又不缺衣短食,爹爹吃的飯里還有大哥的俸米在里面呢?!?許二叔被女兒噎的說不出話來,于是再次轉移話題:“寧宴你哪來的銀子?” 許七安道:“我看妹妹頭上的首飾過于廉價,便記在心里,縮衣節食,攢了些銀子,再加上寶器軒有猜字謎半價的游戲” 總不好說首飾是白嫖來的,他可不想和許辭舊一樣,社會性死亡。 許玲月端著碗的手輕輕一顫,芳心頓時柔軟的要化了,眼波盈盈的凝視著許七安。 這個家里,只有大哥才把她放在心尖上,父親和二哥從來都不覺得她戴廉價首飾有什么問題。 女兒家也是要門面的。 “大哥,好看嗎?!彼呀鸩綋u插在發髻上,燭光映著少女尖俏的瓜子臉,五官精致,眸子黑亮水靈,活色生香。 嬸嬸更酸了。 許七安也酸了,他看了眼左側的許二郎,小老弟穿著藏青色袍子,烏黑靚麗的長發用碧綠玉簪扎起,唇紅齒白,俊美無儔。 又看了眼戴上金步搖后,燦燦生輝的妹子,以及嬸嬸這位豐腴的美婦人。 一家人的顏值都是被天使吻過的,就我是平平無奇咯? 當他看到五官頗似許二叔,顯得鐵憨憨的小豆丁,不酸了。 “來,鈴音吃肉?!痹S七安給她夾了塊肥肉,又給許玲月夾了筷瘦肉。 “大哥真好?!?“大哥看你最順眼?!?“那大哥為什么剛才不救我?!毙《苟∠肫鸫蟾鐒偛欧堑痪人?,還大聲嘲笑。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只有吃苦才能成為天下無敵的高手?!?“那有沒有不吃苦就天下無敵的?!?“有,在夢里?!?飯吃的差不多時,嬸嬸淡淡道:“過了年,寧宴就二十了吧?!?“呦,嬸嬸竟然還記得我的年紀?!痹S七安表示很驚訝。 嬸嬸傲嬌的不理他,扭頭與許二叔說:“老爺,得給寧宴配一門婚事?!?許玲月和許新年同時抬起頭,盯著母親。 許七安自己反而最遲鈍,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然后是難以置信。 倒霉嬸嬸竟然對我這個侄兒的婚事上心了,明天太陽要從西邊出來嗎? 要知道,娶媳婦是件很隆重的事,三書六禮八抬大轎,都是銀子啊。 嬸嬸看了眼倒霉侄兒,繼續說:“我覺得綠娥就不錯,打小就在府里養大,與寧宴也是青梅竹馬?!?而且還不用花什么錢嬸嬸果然還是嬸嬸 嬌俏的綠娥啊了一聲,霞飛雙頰,有些不知所措。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把她給刮懵了。 內心里,既羞怯窘迫,又隱含一絲絲的歡喜。 許玲月看了眼在自己面前顯得黯淡無光的大丫鬟,有些不開心,“娘你別擅作主張了,大哥的婚事就讓他自己和二叔商量吧?!?潛臺詞是,娘你在大哥心里什么地位,自己沒數嗎。 嬸嬸對閨女正有奪釵之恨,罵道:“寧宴與綠娥郎才女貌,知根知底,輪得到你一個妹妹反對?” 許玲月委屈的別過頭去。 沒有沒有,知根知底就過分,還沒到那一步許七安剛想表達意見,聽見身邊的小老弟開口了。 許新年說:“娘是覺得,綠娥嫁了大哥,既免了彩禮錢,又有了理由讓大哥搬出去生活?!?一擊命中。 嬸嬸氣道:“你這孩子,從小就不會說話?!?許二叔蓋棺定論:“行了行了,這事你不用操心,不踏入練氣境,寧宴不會近女色的?!?綠娥一臉失望,垂下腦袋。 除了自小伺候的夫人,一家人好像都反對她嫁給大郎。 許二叔吃完晚飯,跑了趟御刀衛,后又在書房與侄兒、兒子商量明日事宜。 回到房中,看見妻子坐在床邊,氣呼呼的模樣。 “你至于嗎,氣到現在?!痹S二叔無奈道。 嬸嬸轉過頭來,瞪著美眸:“你家那個小崽子一點良心都沒有,當初我從你手里接過他時,他還是小貓一樣大,誰把他拉扯大的? “就知道氣我,就知道氣我。何苦把他養這么大,還不如喂耗子?!?她正碎碎念著,忽然看見丈夫從懷里摸出一只木盒遞過來,木盒表面刻著“寶器軒”三個字。 紅潤的小嘴張了張,茫然又驚愕的看著丈夫。 “寧宴讓我給你的?!痹S二叔無奈道:“反正你倆是誰都不肯低頭認輸,他也不好意思給你。所以方才桌上沒有拿出來?!?嬸嬸心急的打開匣子,里面是一支分量比閨女的更重,工藝更精美的金步搖。 她寶貝的握在手里,小碎步走到銅鏡前,坐在梳妝臺上,給自己戴上。 鵝蛋臉會讓女人顯得端莊,尤其是成了婦人之后。 瓜子臉的女人則是嬌俏,可一旦成了婦人,就是美艷。 嬸嬸就屬于后者。 她喜滋滋的盯著銅鏡里的自己,輕哼一聲:“那小王八蛋還是有些良心的?!?許二叔站在房間另一側的窗邊,神色嚴肅的凝視著窗外寂靜的院子,手邊是御刀衛的制式長刀。 這一夜平安無事,徹夜無眠的許二叔和許七安如釋重負。 清早醒來,許玲月照舊穿著單衣,推開窗戶,在清涼的空氣中舒展少女美妙的身姿。 “小姐,你在窗邊看什么呢?” “沒看什么?!?過了一陣 “小姐,你是在等什么嗎?” “沒等什么?!?“小姐快過來梳妝?!?“知道你煩死了?!?許二叔天亮便離開家門,集結手底下的御刀衛。許七安出門租馬車,許二郎留在家里指揮仆人整理行禮。 到了午時左右,兩輛馬車和數十騎出了城門,朝云鹿書院所在的西北方趕去。 馬車速度不快,兩個時辰才抵達清云山腳下。 許家的三個男人同時松口氣。 “是太草木皆兵了?”許二叔皺眉。 擅長兵法的許二郎徐徐道:“如果昨日跟蹤大哥的真是周府的人,那么他們已經錯過了兩次最好下手的機會。 “但也有可能在周侍郎眼里,我們只是隨時可以捏死的螻蟻,不急著對付。他有更大的麻煩纏身?!?輕敵是兵家大忌,但前提是雙方勢均力敵,或者相差沒那么懸殊。 許家和周家相比,確實不夠看。 “但有件事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那就是周侍郎不除,我們必死無疑?!痹S七安沉聲道。 小豆丁快樂的笑聲打斷了他們的交談,她從簾子里探出腦袋,興奮的打量著郊外的景色。 許鈴音一直以為自己是出來玩的。 許七安嫌她煩,指著遠處云鹿書院的建筑輪廓,道:“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個嗎?!?“不知道呀大哥?!痹S鈴音咯咯的笑,圓圓的臉蛋仿佛蘋果。 “那是二哥的書院?!痹S七安說。 書院兩個字讓許鈴音警惕了起來,她看著大哥。 許七安點點頭:“我們準備把你送去讀書,以后都不準回家了?!?許鈴音小臉蛋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怔怔的看著大哥。 她默默的縮回了車廂,幾秒后,里面傳來嚎啕大哭的聲音。 “娘,我不要去書院,我不要讀書,嗷嗷嗷” “吵死了,你大哥是騙你的?!?“大哥為什么要騙我?!?“因為他是王八蛋?!?于是許七安心情就愉快起來了。 抵達山腳,拾階而上,許七安和許辭舊拜訪了張慎,但迎接他們的是大儒李慕白。 “老師呢?”許辭舊問道。 “閉關了?!崩钅桨讙吡搜墼S七安,不動聲色:“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院子?!?許辭舊作揖答謝,又道:“舍妹正處在啟蒙階段,先生可否允許她在書院讀書一段時間?!?這個要求不過分,如果是許玲月想讀書,書院絕對會拒絕,而許鈴音是五歲的稚童,在這個時代,讀書人不排斥給稚童啟蒙,甚至提倡這樣的事。 只是尋常人家的孩子讀不起書而已。 李慕白點頭答應。 兩日匆匆而過,這天清晨,光顧著應酬同窗的許辭舊和打探消息的許二叔以及連續三天沒有勾欄聽曲的許七安,聚在書房。 綠娥已經陪著去了云鹿書院,三個大老爺們誰都不愿意干端茶倒水的事兒。 他們首次將各自收集的情報匯總,打算制定對付周立的計劃。 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 許二叔的情報如下: “周立這幾天很安分,大概是被周侍郎警告過了,沒有任何違法亂紀的舉動,整天與一群衙內縱情聲色,出入在賭坊、酒樓、教坊司等地。 “此外,我的人跟蹤過程中,發現周立頻繁出入某個宅子,那宅子沒有掛匾,應該是他在外面買的私宅,里頭住著一個丫鬟,一個婆子,一個看門的老頭。還有一個女人。 “那女人十有八九是他養在外面的” 許新年和許七安沉默的聽著,各自的沉思狀不同,許七安低頭看著地面,指尖無意識的敲擊桌面。 許新年四十五度角仰天屋頂,無雙攏在袖中,狀如發呆。 許二叔說完,望向侄兒和兒子,道:“你們有什么看法?!?侄兒和兒子默契的不搭理他,彼此對視一眼,許新年說:“我們學院的學子,與國子監的學子不是一路人,彼此輕視、敵視。 不過同期的舉人偶爾會聚在一起,道統是對立的,但個人可以有交情?!?同期的舉人也算半個同窗,關系打好了,以后未必用不到。至于道統之爭,與個人利益相比,得靠后。 “周立這個人,性格囂張跋扈,與國子監的許多同窗都有嫌隙,發生過沖突。但他絕不是無腦紈绔,與他有嫌隙的人,背景都很一般?!?許七安對此不覺得驚訝,從周立對付他的手段中可以分析,這個衙內辦事方法并不高明,但有效,且有一定的心機和城府。 他的囂張跋扈只針對背景和勢力比自己低的人。 “這無疑增加了我們對付他的難度?!痹S七安嘆息。 許新年橫了他一眼:“你不要插嘴,聽我說完。 “周立對教坊司的浮香姑娘迷戀已久,逢著去教坊司,一定要找浮香姑娘。但屢屢在打茶圍時落選?!?浮香姑娘?那個教坊司的花魁?王捕頭說睡一晚這輩子就值了的美人?許七安精神一振。 許新年抬起茶杯,看了眼空蕩蕩的杯子,又無奈放下,說道: “我原本覺得,可以再玩一次驅虎吞狼。利用周立與同窗的矛盾來制定計劃,但那些同窗分量不夠,而以周立的謹慎,讓他去惹層次更高的衙內,難度太大,幾乎不可能實現。 “周立去教坊司的次數極多,如果想套出更多情報,那位浮香姑娘是個極好的突破口?!?篤篤許七安敲了敲桌面。 等許二叔和許二郎望來,他沉聲道:“我必須提醒你一件事,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要做減法,越是復雜的計劃,漏洞越多。 “對付周立,我們不可能有太復雜和精妙的計劃,因為彼此間的差距太大。辭舊,你別陷入思維誤區?!?讀書人最容易聰明反被聰明誤,算計人的時候,會給自己增加難度,去思考布局的精妙,手段的高超。 尤其是自視甚高且熟讀兵法的許辭舊。 許辭舊眉頭皺了皺,有些認同,又有些不服氣:“大哥有什么高見?” “簡單,越簡單越好?!痹S七安思索道:“真正沒有痕跡的犯罪是激情殺人,咱們制定計劃也要如此?!?“怎么簡單?第一,涉及的人不要多,第二,事情不要太復雜。辭舊,如果周立與某位衙內起了沖突,而那位衙內的父輩又恰好能與周侍郎扳手腕,你會怎么做?”“因為它代表著真理,羅星代表著正確?!痹S七安說。 “是?!痹S新年嘆息:羅星“不止院長,其實書院歷代大儒、先生,都在和這塊碑文較勁,可沒人能成功。亞圣的思想,豈是等閑之人可以駁斥?!?“那邊上那塊空白的碑”許七安心里有了猜測。 “是院長立在那里的,但十幾年來,他從未上面落筆?!痹S新年指著空白石碑邊的桌案,說道: “后來有學子和大儒們嘗試在石碑上題字,與程亞圣的碑文抗衡,只是第二天都會被擦去。不過桌上的筆和硯臺倒是留了下來,或許是院長也抱著一絲期待吧?!?“正因如此,每當學子們突發奇想,自我感覺優秀時,就會來這里題字??上г洪L期待的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我曾經以為我可以,也在石碑上題過字”說到這里,許新年沒有繼續,顯然是不打算把曾經的年少輕狂告訴堂兄,免得再社會性死亡一次。 仗義死節報君恩,流芳百世萬古名許七安面對碑文,沉默了片刻,沉聲道: “辭舊,大哥問你,君王重,還是天下蒼生重?!?許新年毫不猶豫:“自然是天下蒼生?!?許七安再問:“那你讀書,是為什么?” 許新年下意識道:“忠君報國” 說完,他自己愣住了。 許七安毫不在意,繼續問:“名垂青史,真的是讀書人的畢生追求嗎?” 許新年沒有回答,他的沉默說明了一切。 云鹿書院兩位大儒為了蹭詩的所作所為,也說明了一切。 許七安幽幽嘆息。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憑什么? 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憑什么? 這狗屎般的社會不能多點人權?許七安笑道:“我非讀書人,但也想寫些什么,辭舊,替我研磨?!?許新年皺了皺眉。 許七安道:“反正筆墨擺在這里,不就是讓人寫的嗎,如果大哥寫的不好,明日自然會有人擦掉?!?許新年聽完,便去磨墨。俄頃,他持筆站在碑前,問:“大哥想寫什么?” “這次我要自己寫?!痹S七安劈頭奪過筆,凝視著空白的石碑。 腦海里忽然浮現今早吃早食的攤主的那張臉,明明肉疼的要死,卻不敢要銀子??蓱z的像只狗。 大奉王朝的胥吏問題積弊已久,滿殿衣冠禽獸一口一個忠君愛國,卻從未對底層的百姓垂下憐憫的目光。 他想到了周立當街縱馬時,囂張跋扈的姿態。想到了京城中衙內橫行無忌的記載。 超凡武力的存在,讓封建王朝的弊病展現的愈發淋漓盡致;也讓底層百姓連揭竿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他上輩子至少還知道幾起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但在這個世界,農民的起義連成型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迅速撲滅。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重重吐息,提筆書寫: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寫完,許七安只覺神清氣爽,一吐胸中郁氣,把筆一拋,大聲說:“辭舊,這才是讀書人該做的事?!?轟??! 許辭舊的腦海里,仿佛一道雷霆劈下,劈開了混沌的靈識,劈開了靈魂的枷鎖。 他呆呆的望著堂哥,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許二郎似乎看到堂哥頭頂濃郁紫氣一閃而逝。 咔擦! 邊上那塊石碑忽然發出崩裂的聲響,一道貫穿上下的巨大裂縫出現。 兄弟倆吃了一驚,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整個亞圣學宮震顫起來,穹頂“簌簌”掉灰,燭臺傾倒。 亞圣雕塑沖起一股清氣,綻破山頂白云,數十里外皆見異象。 許七安懵了,臉色極其難看:“怎么回事?好好像惹禍了?!?“惹什么禍,惹什么禍?”許新年情緒激動,大聲說:“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們從沒有來過亞圣學宮?!?說完,抱著腦袋就奪門而出,逃之夭夭。 “讀書人,你等等我?!痹S七安拔腿追了上去,心說關鍵時刻,還是讀書人應變能力強。 PS:書里的理學是我基于“程朱理學”發散、魔改出的學術流派,與現實中的理學大相徑庭,別較真。 這屬于現實取材,再自己魔改,畢竟你讓我生搬硬造一個學術流派嗯,我有這么吊,還寫什么? 之所以解釋,主要是“程朱理學”褒貶兩極化,容易引來不必要的口水戰,所以我得聲明一下。 求推薦啦,小可愛們。 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 兄弟倆跑出亞圣學宮,沒敢走大路,從院子側邊的小路拐進山林,跑了很久才停下來。 許七安氣息平穩,許新年扶著一株松樹,氣喘吁吁,因為劇烈運動,白皙的臉蛋涌起一抹動人心魄的潮紅。 “我們現在怎么辦?”許七安打算請教一下“做事有章法”的小老弟,并試探道: “我剛才算不算是為學院破開了一個千古難題?” 他沒料到自己的那句口嗨會造成如此可怕的異象,也不清楚會產生怎樣的后續,所以很從心的跟著許二郎逃跑了。 許新年喘著氣,一邊平復心跳,一邊傲嬌的“呵”一聲:“頂多是兩百年的難題?!?許七安摘下水囊,遞過去。 許二郎接過喝了一口,繼續說:“如果是初入學院的我,會建議你留在原地,等著接受學院師生的膜拜和感激?!?“但現在的我,只想帶你趕緊離開?!彼阉覓伝靥酶?,等了一下,見他臉色如常,沒有疑惑。 有些失望和欣賞。 欣賞,當然是因為堂哥很有腦子,與父親那種粗坯不同。這讓自視甚高的許新年由衷的欣慰。 失望,則是不能在堂哥面前人前顯圣,制造智商上的優越感。 是的,哪怕堂哥多次作出令人驚嘆的詩詞,哪怕堂哥剛才在石碑上寫出這般劈山開地般的句子許新年依舊覺得自己的智商是更高一籌的。 沒這份心態,做不出“天不生我許新年,大奉萬古如長夜” 兄弟倆快速在林子里穿梭,悄咪咪的摸向馬廄方向。 不辭而別是此刻最佳的選擇。 許七安留在現場,迎接他的或許是云鹿書院的感恩戴德,甚至奉為大儒雖然不太可能。 這是好的一面。 壞的一面也很明顯,云鹿書院與國子監是道統之爭,許七安接受云鹿書院感恩戴德的同時,必定招來國子監出身的讀書人的敵視。 滿朝朱紫貴,都是國子監。 一個稅銀案就遺禍無窮了,而這比一百個稅銀案還危險、麻煩。 辭舊與我想法不謀而合許七安呵呵道:“辭舊,你是真的狗?!?很好,二郎不是迂腐的讀書人,這或許是他精讀兵法的緣故。 “粗坯?!痹S新年反唇相譏,接著說道:“只要我們離開,事后,相信書院不會肆意宣揚,會替我們保密?!?他不再說話,一邊趕路,一邊凝眸沉思,顯得沉默寡言。 圣人學宮外的大坪。 穿麻衣,頭發花白的趙守,忽然做了個令人意外的動作,他驀然轉身,凝望學院后方。 稍后幾秒,三位大儒做出了同樣動作,臉色凝重的眺望。 長公主心里困惑,下意識的順著他們的目光扭頭,晴空朗朗,什么都沒有。 但在下一瞬間,一道肉眼可見的清氣沖天而起,貫穿了云霄。浮在清云山的厚重白云,在眾目睽睽中崩散。 趙守率先消失,三位大儒隨后展現言出法隨的神異,將自身三尺挪移到書院后方。 長公主柳眉輕蹙,提著裙擺,疾步急促又不失儀態的跟上。 她身段高挑,曲線曼妙,疾走時的風韻不可描述,只可意會。 亞圣學宮,燭臺傾倒,蠟油綿密流淌。 空曠的大殿中,清氣如春風蕩漾,凸顯出趙守的身影,他迅速掃過大殿每一寸角落,而后目光聚焦在裂開的程氏亞圣的碑文。 這院長古井般的瞳孔里掀起了狂濤駭浪,同時迅速分析出那股沖天清氣的緣由。 鎮壓學宮的碑文崩裂,云鹿書院內蘊的浩然之氣掙脫了束縛,充盈自溢,才造成了剛才的景象。 問題是,程氏亞圣的碑文怎么可能平白無故的崩裂? 很快,趙院長明白了,他的目光被當初自己立在殿內的石碑吸引,他看著碑文上的內容,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淡化,在消失,唯有那一行丑陋的字體深深烙印在瞳孔里。 烙印在心里。 成為此刻世界的唯一。 令人如沐春風的清氣蕩漾中,三位大儒的身影顯化,他們下意識的掃視整個大殿。 看到崩裂的程氏亞圣石碑時,瞳孔不自覺的收縮。 好端端的,石碑怎么會裂不,這是好事,意味著鎮壓云鹿書院氣運的封印產生了動搖李慕白心里想著,忽然發現院長的狀態不對。 是一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失魂般的狀態。 石碑竟然裂了,在亞圣不出的年代,居然有人能撼動程氏石碑張慎和陳泰相視一眼,從各自的眼里看到了震驚與疑惑。 緊接著,他們與李慕白一樣,發現了趙院長的異常。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天平”張慎喃喃道。 他完全被這句話里蘊含的氣魄、風骨、志向所震撼,渾身雞皮疙瘩暴凸的東西,胸腔里的熱血仿佛也沸騰了。 “這才是一個讀書人,真正該做的事?!标愄┳炱ぷ宇澏叮骸盀楣?,當為民,為國,為天下蒼生,不該為一姓之家,為少數幾人?!?這位被譽為有治國大才的大儒,這一刻渾身不受控制的發抖,聲音嘶?。骸磅囗?,醍醐灌頂啊” 李慕白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這是誰寫的?” 三人同時望向院長趙守,院長閉關十幾年,為了推翻程氏的理學,嘔心瀝血。當世如果有人能開創新的學術流派,非他莫屬。 但院長剛才與他們一起,而且,院長此時的態度已說明了一切。 回應他們的是沉默,許久之后,趙守低聲道:“你們先出去,有什么話,事后再議?!?他接著說:“君子緘默?!?三位大儒躬身作揖,并肩離開。 殿門關閉,四周寂靜,趙守沉默的站在碑前,背后是鏤空的門窗,陽光斑駁灑入。 很久之后,他正了正衣冠,朝著碑文行弟子大禮:“朝聞道,夕死可矣?!?長公主提著裙擺,終于趕到亞圣學宮之外,卻發現學宮十丈之內,被一道宛如倒扣的碗般的氣罩包裹,隔絕內外。 她沒有急,沉靜的站在學宮外的臺階下,像一朵靜謐盛放的鮮花。 俄頃,三位大儒并肩出來,臉色沉凝,但分辨不出是好是壞。 “三位先生,可否告之?”長公主目光遙望學宮。 “公主莫問了?!标愄┳饕?,“此事,我等暫時也摸不著頭緒?!?長公主笑了笑,難掩貴氣的臉蛋一如既往的平靜。 告別三位大儒,她獨自往雅閣方向行去,山風里,羅裳裙帶飄飛,仿佛是山中的精靈,下凡游玩的仙子。 兩列披甲持銳的士卒依舊守在雅閣外,宛如一尊尊沉默的雕塑。 這支二十四人的金吾衛是她的護衛隊,山下還有一支由七名打更人組成的隊伍。 只是書院對魏淵極為厭惡,不允許打更人上山。 長公主帶著護衛隊下山,找到侯在官道邊的七名打更人,嗓音清麗:“云鹿書院清氣沖天,亞圣學宮被封禁,將此事稟告給魏公,讓他盯緊書院,查明此事?!?“是!”打更人抱拳。 長公主繼續說:“替本宮查一個人,長樂縣衙快手許七安?!?“遵命?!?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 觀星樓,八卦臺。 白衣、白發、白胡子的監正坐在案前,手里捻著一杯酒,無聲的眺望京城西北方向。 左邊還有一張桌案,案上擺滿了美味佳肴,案前坐著鵝蛋臉大眼睛,五官精致,甜美暗藏的褚采薇。 她一邊吃東西,一邊喋喋不休的說話:“師父,我什么時候能踏入六品,成為煉金術師啊?!?監正笑著回答:“你什么時候不顧著吃,肯安心修行,時機就到了?!?褚采薇為難道:“那這輩子都不太可能了呀?!?她咽下食物,繼續叨叨:“對了,那假銀很容易燃燒,且丟水里就爆炸,根本無法保存嘛。這樣不好向皇帝交差?!?監正大人輕聲道:“皇帝老兒吃飽了撐著,讓他滾犢子就是?!?褚采薇吐了吐小舌尖:“徒兒可不敢說這話,您自己去?!?監正笑容和藹。 “師父,四師兄都快魔怔了,您也不管管。沒事總往城外跑,說什么煉金術奧義的大門已經朝他敞開了?!?“” “師父,我覺得許七安這個小快手挺不錯,咱就不能把他收到司天監?哦,您不知道他是誰,就是破了稅銀案那人” “師父,什么是嫁接啊?!?監正嘆了口氣:“采薇啊?!?“師父你說?!?“吃東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嗎?!?“哦?!?幾秒后 “師父,你怎么老是往那邊看?!?“采薇啊,師父有些遺憾?!?“師父怎么就不會儒家的禁言術呢?!?“嘻嘻”褚采薇臉上得意的表情剛浮現,忽然發現案上的食物在剎那間腐敗,散發出難聞的餿味。 她小嘴一癟,要哭的表情,心疼的無法呼吸:“師父,我錯了。你快變回來?!?監正依舊眺望西北方向,笑呵呵的說:“師父就再教你一個道理,在煉金術的領域里,絕大部分轉換都是不可逆的?!?褚采薇一邊抹眼淚,一邊哭唧唧的走人,“我再也不來陪你這個糟老頭子了?!?竹林邊的雅閣,院長趙守沉聲道:“此地三十丈內禁止靠近?!?說話的同時,他揮了揮袖子,清氣膨脹,將雅閣方圓三十丈籠罩。 做完這些,他回身,看著被召集過來的三位大儒。 李慕白手里捧著茶杯,臉色嚴肅,“詢問過了,當時并沒有學生在亞圣學宮附近,也沒無法得知有誰進入其中。 “石碑上的字跡,不屬于書院任何一位學子。能寫出這么丑的字,我不認為是我們學院教出來的?!?說到這里,李慕白有些心虛,倘若不是學院的學子,今天又在學院內的,除了那個便宜弟子,還有誰? “篤篤” 這時候,張慎敲了敲桌面,這位大儒收起了所有的玩世不恭,面無表情的反駁摯友: “字跡是可以偽裝的,丑陋的字更是如此?!?陳泰忽然問道:“那么,偽裝字跡的理由是什么?那塊碑豎在那里十幾年了,學院里的師生都嘗試過,都樂意當這個英雄。沒理由偽裝字跡。 “而且,當時許辭舊和許寧宴兄弟倆恰好在游山?!?三位大儒討論完,很長時間沒有說話。 李慕白喝了口杯里的茶水,喟嘆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慚愧啊,我這些年早已斷了仕途的念頭,一心只想流芳百世,在青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純靖兄高風亮節?!睆埳髫Q起大拇指,表揚一番,接著說:“勸學詩就交給我來指導吧?!?李慕白當即改口:“為國為民,與名垂青史也不矛盾?!?院長趙守一愣,凝視著李慕白,眼中清光閃爍,詫異道:“你快立命了?!” “?。?!”陳泰和張慎一震。 李慕白笑著撫須:“剎那頓悟,豁然開朗?!?其他兩位大儒瞬間就酸了。 被院長趙守點破后,兩人頓時察覺出李慕白氣息出現的微妙變化。 三品立命境,是一個尋找人生目標的境界,有人讀書是為功名,有人為利祿,有人為福澤后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 院長趙守的道,是為儒家開創新的流派,為天下千千萬的讀書人,打破思想的禁錮,找出一條新的道路。 所以,他一日達不成這個目標,一日無法突破到二品境。 其他人沒有問李慕白的人生目標,因為這時候的他,自身也處在一個朦朧的狀態里。 張慎和陳泰對視一眼,心里暗暗決定,今日后在亞圣學宮閉關悟道,不出來了。 “至今日起,亞圣學宮禁止學子入內?!壁w守內蘊神華的雙眼,掃過在場的大儒,道:“這件事,不準外傳。我要對你們三人立言?!?三位大儒互看彼此,微微頷首。 趙守氣沉丹田,力聚舌尖:“君子當三緘其口?!?兩騎飛快馳騁,臨近京城時,兄弟倆放慢速度,讓馬匹小跑著趕路。 他們租的是劣馬,只比駑馬好一點,優點是便宜,缺點就是體力不行。 無法保持長時間的高速奔跑。 跑死了,還得賠十幾兩銀子。兄弟倆都是對自己錢包很有逼數的人。 許新年吐出一口濁氣,終于問出心里的疑惑:“大哥是否該解釋一下?!?他指的是那段驚世駭俗的格言。 “你想要我解釋什么?”許七安反問。 “大哥只是啟蒙而已,如何說出那般驚天地泣鬼神的話?”許新年驕傲的抬起下巴: “那是讀書人才能說的話?!?瞧把你得意的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是吧老子好歹是九年義務教育兼警校畢業而且還是資深鍵盤俠,深受鍵盤文化熏陶,什么都懂一點真比拼知識儲量,你們這些讀書人在我面前只能算弟弟! 許七安很想把這個槽給吐出來。 他沉吟片刻,換了個說法:“辭舊也覺得,當下儒家的思想有些問題,可當我問你,讀書人該做什么時,你的回答依舊是符合時代的標準回復?!?這一句,讓許新年陷入了沉思。 “這是思想的局限性,你們讀書人受著某種思想的熏陶,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它的形狀。即使意識到不對,也很難掙脫出來?!痹S七安侃侃而談: “咱們可以換個說法:思想禁錮?!?“思想禁錮”許辭舊喃喃的重復這四個字。 “云鹿書院的院長同樣被思想禁錮著,被程氏的學術影響著,他想要突破,想要找到新的流派,但他自己身在旋渦,又如何帶領天下讀書人脫離旋渦呢?” “真正能做到的,只有身在旋渦之外的人。 “可能正是因為大哥我沒有讀過多少書,才能劍走偏鋒,才能標新立異,才能不受程氏理學的禁錮?!?當然,我也有思想禁錮,來自21世紀的思想禁錮,只不過沒有人給我當頭棒喝而已許七安在心里說。 思想禁錮這東西,說白了就是三觀,而三觀是時代造成的。你身在這個時代,受其熏陶,不會覺得這有什么問題。只有時間尺度達到一定距離,才能高屋建瓴,發現問題。 許辭舊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他開始了思考,開始了格物,過了一炷香時間,他神采奕奕的看著許七安: “大哥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大哥真厲害。 悟性很強大許七安心里做出評價,表面不當一回事,反而露出嘲笑神色: “可惜啊,你沒有繼承我許家的優良基因,你繼承的是李家的?!?大哥真討厭許辭舊忽然不想和他說話了。 這話讓娘聽了去,又要氣的拍桌子罵:這小混球就是跟老娘八字相沖。 PS:哀悼一下疫情中不幸去世的烈士和同胞,本來今天想斷更一天,以表傷感,想想還是算了。銘記于心就行了。 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 返回京城,把馬匹還給馬行,收回押金后,許七安走出鋪子的大門,說道: “辭舊你先回去,我還有事?!?許新年點點頭,沒有多問,獨自沿著長街往家的方向離開。 許七安在街邊買了份桂花糕,邊走邊吃,不多時,抵達了一家首飾鋪: 寶器軒! 寶器軒的老板是位秀才,其實讀書人做生意的情況非常普遍,尤其是那些豪門貴胄,光靠收田租,是無法支撐一個大家族糜爛的生活開支的。 京城里的大商鋪、青樓等賺錢行業,背后都有貴族的身影。 “大奉商業明明空前發達,偏偏沉重賦稅卻壓在農民身上我有理由懷疑這是門閥貴族們在搞事情?!?“種田能種出多少銀子,想要富,肯定得從商人身上薅羊毛啊?!?“想要讓百姓過的更好,讓大奉國庫更富有,就一定要改革,但朝堂之上袞袞諸公,哪里輪得到我這個小小胥吏說話。嗯,訂個小目標,先把二郎培養成大奉首輔” 想到將來傲嬌的小老弟將來位極人臣的模樣,許七安嘴角不由自主的翹了翹。 許七安踏入鋪子,目光掠過柜臺,一件件擺在紅絲綢上的首飾映入眼中。 釵、鈿、笄、簪、步搖、華勝眼花繚亂。 其中以金質的最貴,玉質的得看種類,貴的勝過黃金,便宜的則與銀質差不多。 許七安摸了摸自己兜里的三錢銀子,心里嘀咕,這點錢根本買不到什么珍貴首飾啊。 他正感慨著缺錢,腳下踩到了硬疙瘩,很自然的就撿起來,面不改色的揣兜里。 可能是太順其自然了,沒有人因此留意他。 “一錢銀子沒卵用啊,一錢金子還差不多?!?他有種前世逛奢侈品店的感覺,反正都是買不起,唯一不同是現在的店家很矜持,沒有前世的服務員那么討厭,恨不得黏著你,讓你立刻消費。 “店家,你們這里有折扣嗎?”許七安敲了敲柜臺。 店家是位蓄山羊胡子的老人,一身書生打扮,聞言并不驚訝。 店家指著掛在墻上的簽,笑瞇瞇道:“客觀要是能解開字謎,店里的玩意兒可以折半于你?!?這個規矩是寶器軒的特色。 猜字謎打半折有趣許七安走到木簽前,掃了眼上面的字謎:云破月來花弄影! 憑借豐厚的知識儲量和邏輯推理能力,他很快解出了字謎。 “有些首飾光重量就好幾錢了,再加上人工費” 許七安估算了一下,發現就算打半折,他依舊買不起太好的首飾。 但他很快就有了辦法。 能來寶器軒買首飾的女子,家境都殷實的很,且讀過幾年書,至少不是目不識丁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都有個毛?。喊胪八.旐?。 覺得自己是文化人,喜歡附庸風雅,因此,對于寶器軒的小把戲尤為沉迷。 同樣價位的首飾,她們喜歡來寶器軒買,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解一解字謎。 解開字謎的話,店家會在木簽下方刻上正確的謎題,然后連帶首飾一起贈給客人。 沒解開倒也罷了,一旦給她們解開一兩個字謎,就可以與閨中密友吹牛皮了。 這是許七安聽了旁側兩名妙齡女子的談論,分析出的店家套路。 不愧是秀才開的鋪子,懂的如何吸引高端客戶群體。 “玉姐姐,這里的字謎我沒一個能解的,好難呀?!?“妹妹說的是,店家是有功名的秀才老爺,出的題自然難,等閑讀書人都未必能解開呢?!?“玉姐姐,我家郎君也是這么說,我要是能解開字謎,拿走木簽,定讓郎君刮目相看?!?“癡人說夢?!?“哎呀,你討厭” 兩位良家小娘子,朝著木簽愁眉苦臉了好一陣子,嘟嘟嚷嚷的碎碎念。 她們穿衣打扮都頗為精致,想來家境都是極好的,也受過一定的教育,不然不會嘗試解字謎。 “兩位娘子?!?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旁側響起。 兩位容貌秀麗的小娘子警惕的轉頭,看見面孔俊朗,身材昂藏的許七安后,警惕之色稍稍降低,但沒有說話。 大奉王朝的風氣相對自由,但大街上與陌生男子攀談,依舊是很失禮的行為。 許七安不在意,開門見山的道出心意:“在下可以為兩位娘子解字謎,但省下來的銀子兩位娘子得分我一半,省下來五錢銀子,你得分我兩錢半。省下來四錢銀子,你得分我兩錢?!?聽見許七安的提議,店家詫異的抬頭,認真審視了他片刻,嗤笑一聲,不再搭理。 這人雖然穿著書生袍子,但只要仔細觀察,看體格和膚色,就知道是打腫臉沖胖子的貨色。 你見過哪家的書生體壯如牛,皮膚是小麥色的? 那儒衫根本不合身。 對于許七安的提議,年紀稍小的女子,眼睛亮晶晶的,頗為意動。 年紀稍大些的,更端莊矜持,也更謹慎疏遠,淡淡道:“公子自便,若是真解開了字謎,奴家也不會賴賬就是?!?距離感極強。 “兩位娘子選一個?!痹S七安笑道。 年紀稍大的女子有些猶豫,年紀稍小些的,躍躍欲試,見身邊的姐姐沒有反對,便指著其中一塊木簽:“云破月來花弄影?!?嗓音軟濡。 許七安當即道:“能者多勞的“能”?!?兩名小娘子下意識的扭頭看向店家,店家瞠目結舌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當下,那位年紀小的娘子便買下了一枚金釵,喜滋滋的拽在手里??丛S七安的眼睛,變的亮晶晶的。 她收好木簽后,眼睛一轉,語氣熟絡了幾分,道:“公子還能繼續為奴家解字謎嗎?!?“蓮兒”被稱為玉姐姐的女子拉扯了一下她的衣袖。 “玉姐姐,咱們兩個一起來的,我有,你沒有,那多不好?!闭f完,叫蓮兒的良家期待的看著許七安。 求之不得許七安露出暖男的笑容:“沒問題,娘子再選一個?!?“東雀東南飛?!彼钢粔K木簽。 “孫!”許七安道。 “”店家傻眼了。 “謝過公子” 兩位小娘挑了心儀的首飾,心滿意足的離開鋪子。 許七安耳力驚人,聽到那個叫蓮兒的女子說:“這位公子真有才華,且高大英俊,比我郎君要壯實多了?!?“莫說胡話?!蹦觊L的女子訓斥。 她似乎害怕被許七安聽見,上前來糾纏,拉扯著蓮兒迅速離去。 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 就這樣,許七安得了一兩四錢銀子,加上自己原本的三錢和撿來的一錢,總共二兩。 而許七安看中的金步搖,得十兩銀子。 他如法炮制的又幫了三位小娘子解字謎,總算湊足五兩銀子。 “應該夠買一支金步搖了,但我還得給嬸嬸買一個” “公子?”店家臉色蒼白的呼喚打斷了沉思的許七安。 許七安沉默看他。 “公子可否高抬貴手?” “店家這話就沒意思了,規矩是你定的?!?“公子想要什么直說吧?!?“我想買兩支金步搖,但只夠一支的銀子嗯,還是半價那種?!?“我,我送公子了?!钡昙乙а狼旋X。 “那多不好意思?!?“您以后別再來,老朽就感激不盡了?!?是不是玩不起?許七安心滿意足的懷揣著兩支金步搖走了。 真不是想白嫖,許某不是那樣的人,奈何店長過于客氣。 至于店長的感受,他不在乎,能開的起這樣的鋪子,二三十兩銀子固然肉疼,但也不算太大損失。 而且,既然玩這種套路,受益于套路,那也得做好碰到高手的心里準備。 沒道理只有你能賺別人錢,別人就不能薅你羊毛。 離開鋪子不久,他突然背后寒毛豎起,毛孔像是有細密的針扎入。 這讓他心臟加速跳動,腎上腺素分泌。 有人在跟蹤我在注視著我暗藏敵意許七安隱約有了明悟。 許七安不動聲色,假裝什么事情都沒發生,心里則在盤算。 是誰跟蹤我寶器軒?顯然不是,雖然店家看起來很想暴揍我一頓,但能讓我毛骨悚然的高手,絕對是有背景的,區區一個寶器軒,沒這樣的人才。 云鹿書院?也不對啊,云鹿書院的大儒們,爭著搶著要收我做座下吹簫童子。又怎么會對我隱含敵意。 是周府! 這個階段,如果有人對他抱著敵意,暗中監視,那絕對是周府。 許七安心里凜然,前世的經驗告訴他,一旦你被人跟蹤監視,那說明對方近期內就會出手,甚至是今晚。 “拜訪云鹿書院的打算是正確的,即使我和二叔身手都不弱,但家中女眷是累贅” 許七安臉色凝重,對付周府的計劃刻不容緩。 返回許府,許七安立刻從柜子里翻出司天監宋卿那里等價交換白嫖來的軍弩掛在腰上,護心鏡綁在胸口。 這才獲得了些許的安全感。 翻墻到主宅,在后院看到許鈴音在趕一群鵝,她插著腰,用力跺腳,嚇的小鵝驚慌失措,嘎嘎嘎的四處亂竄。 “大哥大哥,你看我威風嗎?!痹S鈴音瞅見大哥回來,愈發得意。 “哪來的鵝?”許七安愣了愣,今早離家時分明還沒有的。 “娘讓人買的,說自己家養”許鈴音歪了歪頭,嬌聲道:“我忘記后面的了?!?應該是自己家養比外面買要便宜許七安“哦”了一聲,說:“你小心點,別把鵝給踩死了。沒有大鵝嗎?” “大鵝在那邊,我去趕出來?!痹S鈴音自告奮勇的邁著小短腿鉆進花圃里。 幾秒后,小孩子殺豬般的叫聲傳出來了。 灌木叢劇烈晃動,許鈴音嗷嗷嗷的哭著逃出來,腳上拖著一只大白鵝,死死咬住她的小短腿。 她一臉馬上就要死掉的樣子,“大哥救命” 許七安袖手旁觀,笑出豬叫聲。 黃昏,許二叔散值回來,一身戎裝,腰懸長刀和軍弩,鷹顧狼視,與穿常服時的氣質截然不同。 爺仨來到書房,綠娥奉上熱茶后,乖巧的退走。 許辭舊道:“我與大哥已經打點妥當,明日就可以送娘和妹妹去書院,正好鈴音也要啟蒙了,父親請的先生水平不太行,教不了她,書院的先生就沒問題?!?鈴音聽到這個好消息,一定高興的哭出來許七安沒來由的就想到了前世送熱心腸小朋友一箱習題集的趣味笑話。 許二叔大喜過望,這無疑解決了他一樁心病,家中女眷能得到妥善安置,他才沒有后顧之憂。 “辭舊,多虧了你啊。爹就知道,讓你讀書是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事?!?許辭舊有些汗顏:“爹,是大哥的功勞,與我無關?!?“寧宴?”許二叔意外的看向侄兒。 聽完兒子的解釋,許二叔就惋惜的說:“寧宴啊,二叔這輩子做的最大錯事就是送你練武?!?許二叔現在已經相信侄兒是枚讀書種子。 我只是把上輩子學的知識有效利用而已許七安沉聲道:“有件事要告訴二叔,我剛回來時,被人跟蹤了。辭舊,你呢?” 父子倆表情一變。 許新年皺了皺眉:“就算被人跟蹤,我又如何得知?” 他只是個開竅境的書生。 許二叔站了起來,有些焦躁的來回踱步,沉聲道:“寧宴,今晚你留宿府里,我們叔侄倆住的近些,這樣好照應。 “另外,我晚些時候出門一趟,去御刀衛那里只會一聲,讓他們晚上加強附近的巡邏強度?!?許新年和許七安對視一眼,心情沉重。 吃飯時,許七安看了眼吃相優雅的妹妹許玲月,咳嗽一聲,吸引一家人的注意。 他從懷里摸出一只雕刻“寶器軒”三個字的紅木小盒,徐徐拉開匣子,這是一支做工精細的金步搖,簪首是雕工精美的花朵,鑲嵌珍珠,垂下一道道纖細的金質流蘇。 不看樣式,單是黃金的分量就讓一家人側目。 許玲月和嬸嬸直接看呆了,兩雙卡姿蘭大眼睛牢牢盯著金步搖。 金步搖這種首飾,因做工精細,材料貴重,向來被富貴人家的千金和婦人追捧,尋常女子戴不起這么好的首飾。 嬸嬸以前就有一支雕花金步搖,很是寶貝。 許七安一個單身狗,自然不會平白無故的買金步搖,家里就兩個女人適合戴,而嬸嬸作為一家主母 嬸嬸漂亮的臉蛋綻放出笑容,眼神轉為柔和:“還算你有點良心,拿來吧” 話音方落,許七安把金步搖放在許玲月的面前:“妹子,送你的!” 許玲月睜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寶器軒的首飾在這一片很出名,做工精細考究,極受附近有錢人家的姑娘、婦人喜愛。 “謝謝大哥?!彼妍惖哪橗嬄冻隽擞芍缘男θ?,眼睛彎彎的,像月牙兒。 嬸嬸嬌軀顫抖,高聳的胸脯一起一伏,紅著眼眶,發狠的質問許二叔: “說,你要侄兒還是要我?!?她和這個小混蛋勢不兩立。 許二叔狠狠瞪了眼侄兒,連忙給妻子夾菜:“消消氣,別跟這個臭小子一般見識?!?許七安感覺小腿給人踢了一腳,便抬頭看了眼身側的許新年。 許二郎自顧自的低頭吃飯。 s:昨晚做了個夢,我坐在天臺邊,底下一群讀者喊我:賣報的,快下來,我們答應給你推薦票了。 ¬¬ 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 嬸嬸生氣了,美艷的臉龐如罩寒霜,哄不好的那種。 許二叔頭皮發麻,抱怨道:“寧宴,你有銀子補貼家用多好,犯得著買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 他打算通過diss侄兒,在妻子那里找回認同感,消弭她的怒氣。 許玲月淡淡道:“家里又不缺衣短食,爹爹吃的飯里還有大哥的俸米在里面呢?!?許二叔被女兒噎的說不出話來,于是再次轉移話題:“寧宴你哪來的銀子?” 許七安道:“我看妹妹頭上的首飾過于廉價,便記在心里,縮衣節食,攢了些銀子,再加上寶器軒有猜字謎半價的游戲” 總不好說首飾是白嫖來的,他可不想和許辭舊一樣,社會性死亡。 許玲月端著碗的手輕輕一顫,芳心頓時柔軟的要化了,眼波盈盈的凝視著許七安。 這個家里,只有大哥才把她放在心尖上,父親和二哥從來都不覺得她戴廉價首飾有什么問題。 女兒家也是要門面的。 “大哥,好看嗎?!彼呀鸩綋u插在發髻上,燭光映著少女尖俏的瓜子臉,五官精致,眸子黑亮水靈,活色生香。 嬸嬸更酸了。 許七安也酸了,他看了眼左側的許二郎,小老弟穿著藏青色袍子,烏黑靚麗的長發用碧綠玉簪扎起,唇紅齒白,俊美無儔。 又看了眼戴上金步搖后,燦燦生輝的妹子,以及嬸嬸這位豐腴的美婦人。 一家人的顏值都是被天使吻過的,就我是平平無奇咯? 當他看到五官頗似許二叔,顯得鐵憨憨的小豆丁,不酸了。 “來,鈴音吃肉?!痹S七安給她夾了塊肥肉,又給許玲月夾了筷瘦肉。 “大哥真好?!?“大哥看你最順眼?!?“那大哥為什么剛才不救我?!毙《苟∠肫鸫蟾鐒偛欧堑痪人?,還大聲嘲笑。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只有吃苦才能成為天下無敵的高手?!?“那有沒有不吃苦就天下無敵的?!?“有,在夢里?!?飯吃的差不多時,嬸嬸淡淡道:“過了年,寧宴就二十了吧?!?“呦,嬸嬸竟然還記得我的年紀?!痹S七安表示很驚訝。 嬸嬸傲嬌的不理他,扭頭與許二叔說:“老爺,得給寧宴配一門婚事?!?許玲月和許新年同時抬起頭,盯著母親。 許七安自己反而最遲鈍,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然后是難以置信。 倒霉嬸嬸竟然對我這個侄兒的婚事上心了,明天太陽要從西邊出來嗎? 要知道,娶媳婦是件很隆重的事,三書六禮八抬大轎,都是銀子啊。 嬸嬸看了眼倒霉侄兒,繼續說:“我覺得綠娥就不錯,打小就在府里養大,與寧宴也是青梅竹馬?!?而且還不用花什么錢嬸嬸果然還是嬸嬸 嬌俏的綠娥啊了一聲,霞飛雙頰,有些不知所措。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把她給刮懵了。 內心里,既羞怯窘迫,又隱含一絲絲的歡喜。 許玲月看了眼在自己面前顯得黯淡無光的大丫鬟,有些不開心,“娘你別擅作主張了,大哥的婚事就讓他自己和二叔商量吧?!?潛臺詞是,娘你在大哥心里什么地位,自己沒數嗎。 嬸嬸對閨女正有奪釵之恨,罵道:“寧宴與綠娥郎才女貌,知根知底,輪得到你一個妹妹反對?” 許玲月委屈的別過頭去。 沒有沒有,知根知底就過分,還沒到那一步許七安剛想表達意見,聽見身邊的小老弟開口了。 許新年說:“娘是覺得,綠娥嫁了大哥,既免了彩禮錢,又有了理由讓大哥搬出去生活?!?一擊命中。 嬸嬸氣道:“你這孩子,從小就不會說話?!?許二叔蓋棺定論:“行了行了,這事你不用操心,不踏入練氣境,寧宴不會近女色的?!?綠娥一臉失望,垂下腦袋。 除了自小伺候的夫人,一家人好像都反對她嫁給大郎。 許二叔吃完晚飯,跑了趟御刀衛,后又在書房與侄兒、兒子商量明日事宜。 回到房中,看見妻子坐在床邊,氣呼呼的模樣。 “你至于嗎,氣到現在?!痹S二叔無奈道。 嬸嬸轉過頭來,瞪著美眸:“你家那個小崽子一點良心都沒有,當初我從你手里接過他時,他還是小貓一樣大,誰把他拉扯大的? “就知道氣我,就知道氣我。何苦把他養這么大,還不如喂耗子?!?她正碎碎念著,忽然看見丈夫從懷里摸出一只木盒遞過來,木盒表面刻著“寶器軒”三個字。 紅潤的小嘴張了張,茫然又驚愕的看著丈夫。 “寧宴讓我給你的?!痹S二叔無奈道:“反正你倆是誰都不肯低頭認輸,他也不好意思給你。所以方才桌上沒有拿出來?!?嬸嬸心急的打開匣子,里面是一支分量比閨女的更重,工藝更精美的金步搖。 她寶貝的握在手里,小碎步走到銅鏡前,坐在梳妝臺上,給自己戴上。 鵝蛋臉會讓女人顯得端莊,尤其是成了婦人之后。 瓜子臉的女人則是嬌俏,可一旦成了婦人,就是美艷。 嬸嬸就屬于后者。 她喜滋滋的盯著銅鏡里的自己,輕哼一聲:“那小王八蛋還是有些良心的?!?許二叔站在房間另一側的窗邊,神色嚴肅的凝視著窗外寂靜的院子,手邊是御刀衛的制式長刀。 這一夜平安無事,徹夜無眠的許二叔和許七安如釋重負。 清早醒來,許玲月照舊穿著單衣,推開窗戶,在清涼的空氣中舒展少女美妙的身姿。 “小姐,你在窗邊看什么呢?” “沒看什么?!?過了一陣 “小姐,你是在等什么嗎?” “沒等什么?!?“小姐快過來梳妝?!?“知道你煩死了?!?許二叔天亮便離開家門,集結手底下的御刀衛。許七安出門租馬車,許二郎留在家里指揮仆人整理行禮。 到了午時左右,兩輛馬車和數十騎出了城門,朝云鹿書院所在的西北方趕去。 馬車速度不快,兩個時辰才抵達清云山腳下。 許家的三個男人同時松口氣。 “是太草木皆兵了?”許二叔皺眉。 擅長兵法的許二郎徐徐道:“如果昨日跟蹤大哥的真是周府的人,那么他們已經錯過了兩次最好下手的機會。 “但也有可能在周侍郎眼里,我們只是隨時可以捏死的螻蟻,不急著對付。他有更大的麻煩纏身?!?輕敵是兵家大忌,但前提是雙方勢均力敵,或者相差沒那么懸殊。 許家和周家相比,確實不夠看。 “但有件事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那就是周侍郎不除,我們必死無疑?!痹S七安沉聲道。 小豆丁快樂的笑聲打斷了他們的交談,她從簾子里探出腦袋,興奮的打量著郊外的景色。 許鈴音一直以為自己是出來玩的。 許七安嫌她煩,指著遠處云鹿書院的建筑輪廓,道:“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個嗎?!?“不知道呀大哥?!痹S鈴音咯咯的笑,圓圓的臉蛋仿佛蘋果。 “那是二哥的書院?!痹S七安說。 書院兩個字讓許鈴音警惕了起來,她看著大哥。 許七安點點頭:“我們準備把你送去讀書,以后都不準回家了?!?許鈴音小臉蛋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怔怔的看著大哥。 她默默的縮回了車廂,幾秒后,里面傳來嚎啕大哭的聲音。 “娘,我不要去書院,我不要讀書,嗷嗷嗷” “吵死了,你大哥是騙你的?!?“大哥為什么要騙我?!?“因為他是王八蛋?!?于是許七安心情就愉快起來了。 抵達山腳,拾階而上,許七安和許辭舊拜訪了張慎,但迎接他們的是大儒李慕白。 “老師呢?”許辭舊問道。 “閉關了?!崩钅桨讙吡搜墼S七安,不動聲色:“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院子?!?許辭舊作揖答謝,又道:“舍妹正處在啟蒙階段,先生可否允許她在書院讀書一段時間?!?這個要求不過分,如果是許玲月想讀書,書院絕對會拒絕,而許鈴音是五歲的稚童,在這個時代,讀書人不排斥給稚童啟蒙,甚至提倡這樣的事。 只是尋常人家的孩子讀不起書而已。 李慕白點頭答應。 兩日匆匆而過,這天清晨,光顧著應酬同窗的許辭舊和打探消息的許二叔以及連續三天沒有勾欄聽曲的許七安,聚在書房。 綠娥已經陪著去了云鹿書院,三個大老爺們誰都不愿意干端茶倒水的事兒。 他們首次將各自收集的情報匯總,打算制定對付周立的計劃。 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 許二叔的情報如下: “周立這幾天很安分,大概是被周侍郎警告過了,沒有任何違法亂紀的舉動,整天與一群衙內縱情聲色,出入在賭坊、酒樓、教坊司等地。 “此外,我的人跟蹤過程中,發現周立頻繁出入某個宅子,那宅子沒有掛匾,應該是他在外面買的私宅,里頭住著一個丫鬟,一個婆子,一個看門的老頭。還有一個女人。 “那女人十有八九是他養在外面的” 許新年和許七安沉默的聽著,各自的沉思狀不同,許七安低頭看著地面,指尖無意識的敲擊桌面。 許新年四十五度角仰天屋頂,無雙攏在袖中,狀如發呆。 許二叔說完,望向侄兒和兒子,道:“你們有什么看法?!?侄兒和兒子默契的不搭理他,彼此對視一眼,許新年說:“我們學院的學子,與國子監的學子不是一路人,彼此輕視、敵視。 不過同期的舉人偶爾會聚在一起,道統是對立的,但個人可以有交情?!?同期的舉人也算半個同窗,關系打好了,以后未必用不到。至于道統之爭,與個人利益相比,得靠后。 “周立這個人,性格囂張跋扈,與國子監的許多同窗都有嫌隙,發生過沖突。但他絕不是無腦紈绔,與他有嫌隙的人,背景都很一般?!?許七安對此不覺得驚訝,從周立對付他的手段中可以分析,這個衙內辦事方法并不高明,但有效,且有一定的心機和城府。 他的囂張跋扈只針對背景和勢力比自己低的人。 “這無疑增加了我們對付他的難度?!痹S七安嘆息。 許新年橫了他一眼:“你不要插嘴,聽我說完。 “周立對教坊司的浮香姑娘迷戀已久,逢著去教坊司,一定要找浮香姑娘。但屢屢在打茶圍時落選?!?浮香姑娘?那個教坊司的花魁?王捕頭說睡一晚這輩子就值了的美人?許七安精神一振。 許新年抬起茶杯,看了眼空蕩蕩的杯子,又無奈放下,說道: “我原本覺得,可以再玩一次驅虎吞狼。利用周立與同窗的矛盾來制定計劃,但那些同窗分量不夠,而以周立的謹慎,讓他去惹層次更高的衙內,難度太大,幾乎不可能實現。 “周立去教坊司的次數極多,如果想套出更多情報,那位浮香姑娘是個極好的突破口?!?篤篤許七安敲了敲桌面。 等許二叔和許二郎望來,他沉聲道:“我必須提醒你一件事,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要做減法,越是復雜的計劃,漏洞越多。 “對付周立,我們不可能有太復雜和精妙的計劃,因為彼此間的差距太大。辭舊,你別陷入思維誤區?!?讀書人最容易聰明反被聰明誤,算計人的時候,會給自己增加難度,去思考布局的精妙,手段的高超。 尤其是自視甚高且熟讀兵法的許辭舊。 許辭舊眉頭皺了皺,有些認同,又有些不服氣:“大哥有什么高見?” “簡單,越簡單越好?!痹S七安思索道:“真正沒有痕跡的犯罪是激情殺人,咱們制定計劃也要如此?!?“怎么簡單?第一,涉及的人不要多,第二,事情不要太復雜。辭舊,如果周立與某位衙內起了沖突,而那位衙內的父輩又恰好能與周侍郎扳手腕,你會怎么做?”



          最新章節:第568章 雙屬性壓制

          更新時間:2022-07-12

          “羅星”最新章節列表
          第568章 戰場優勢
          第567章 聯盟皇帝
          第566章 被吞噬的兩人
          第565章 守住真好用啊
          第564章 不應該出現的人
          第563章 納腰!
          第562章 小鎮前事
          第561章 云霄太子
          第560章 任天藏
          “羅星”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鋼刺·王座
          第2章 林東瘋了
          第3章 寒風料峭的冬日人民大會堂溫暖如春
          第4章 域陣破
          第5章 修羅們到來
          第6章 有一點心動
          第7章 九脈戰將
          第8章 魔門的考驗
          第9章 捕殺者
          第10章 鱗甲基因
          第11章 暗黑幽河
          第12章 新任副教又掛花
          第13章 向獸角進發
          第14章 劇本不對……
          第15章 有資格見識我的真正實力
          第16章 黑暗再現
          第17章 用生命來創造機會
          第18章 魚人奔波與波奔海中飚車速度太快
          第19章 有一點心動
          第20章 鱗甲基因
          第21章 新任副教又掛花
          第22章 有資格見識我的真正實力
          第23章 修羅們到來
          第24章 一朝雷劫成狐妖-師父出現
          第25章 青帝神法
          第26章 青帝神法
          第27章 吞火表演
          第28章 青玄侯
          第29章 奔潰的心
          第30章 莫天正的位置
          第31章 吞火表演
          第32章 等待答復
          第33章 她吃我耳朵了
          第34章 播下種子
          第35章 星河震動
          第36章 對手登場·富貴如天
          第37章 中秋快樂呀
          第38章 第六次覺醒
          第39章 琴仙的老賴男友-放虎歸山
          第40章 一尊石圣
          第41章 域陣破
          第42章 大選使者到來
          第43章 鱗甲基因
          第44章 牛逼的蘇小莫
          第45章 小六出手
          第46章 真是個陰人
          第47章 辰宿秘境
          第48章 這是必要的正義格羅妮婭公主
          第49章 師兄等一下!
          第50章 如此悲壯
          點擊查看查看剩下的章節315章節
          武俠仙俠相關閱讀More+

          愁人的家伙

          介銅磊

          /img/lhr3m1c3ohklhr3m1c3ohk.jpg

          長孫寧馨

          瞬息破城【第二更!】

          包一鈞

          都是洗澡惹的禍

          褒虹穎

          陽界之危

          學又曼

          血骨邪神

          弓冷露
          友情鏈接: 八零壞后媽8滅世古圣的克星!百異之相牛逼的蘇小莫魔門的考驗辰宿秘境丹尼斯求情·安格爾行兇辰宿秘境八零壞后媽8都市版仙界他的到來洛水城一游【390】強五來人了收混沌鼎化太極爐前奏絕地反擊氣勢碾壓林昊的弟子【281】送別胖子濤【167】屬于愛情的界限功有成人間共主姓鳳的哪里都有飛機場!兩紙休書認主開始珍貴的玄獸蛋真氣消耗過度寒鬼門十二騎士【409】掛多久巧遇三人組技能光盤暗流游動殿主龍玄進攻地府你憑什么?傳奇齊聚虞山花極地陰薯九九表拳法你還有什么遺言要說?一個上古神種的毛驢!算你丫狠!銀月城之戰·凱爾薩斯的計謀Ⅰ這場交易有一種信任他居然這么強!大西天你個逗比!九禁八禁
        2. 韩国一级毛片无码视频_免费久久的av网站_中国农村寡妇特级毛片完整版_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五月天